首页

恐怖小说

合欢宗妖女她以情证道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合欢宗妖女她以情证道: 卧闻海棠花(一)(1/3)

    那年初夏,十七岁的左耀卿同师弟们一道前往江州除崇。

    修者们往往自恃身份,超脱世俗。各大门派中,除却大自在殿的佛子慈悲为怀,唯有修仙世家乐于插手凡事。人界若有邪祟出没,最先想到的便是求助于左家。

    恰巧这一年,江州大旱。田地颗粒无收,百姓民不聊生,原本安稳富庶的江南水乡竟成了饿殍遍野的人间炼狱。

    还有人传言,曾在江州西南边见到了人面巨鸟,那鸟飞过时遮天蔽日,野火燎原,可怕极了。

    “无甚要紧,不过是顒鸟作乱罢了。”左家家主左誉听了,微微一笑。

    听闻世家家主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百姓赶忙跪在山门外,苦苦哀求道:“劳您大驾,千万替我们除了这妖物吧”

    左誉见状有些不耐。修仙世家帮这些没有灵根的凡人除祟并非是为了做善事,而是为了扬名立威。区区顒鸟哪里值得他出手,若让其他门派的掌门人听去了,岂不是平添笑料

    左誉思定,正要找借口打发这些百姓,却被来人劝住。

    “父亲,让我去吧。”少年身姿挺拔,眸如点漆,恳切道。

    “耀卿。”左誉沉声道:“顒鸟凶猛,不可小觑。你年纪太轻,尚未踏足筑基期,恐怕你若想下山历练一番,不如让昭恒领你去。”

    “父亲,大哥十八岁便能独自降服虎彘,那时他也未及筑基。”

    听他提起兄长的名字,左耀卿不着痕迹地抿了抿唇,坚定道:“此番我定能取那顒鸟内丹归来,为父亲祝寿。”

    “哈哈哈,好不亏是我左家儿郎”

    左誉抚掌而笑。他膝下只有两位嫡子,长子左昭恒自小便是年轻一辈的翘楚,自不必说,如今连次子都这般有志气,怎能不教他心中宽慰:“你已炼出本命剑,想来自保无虞。门中子弟任你差遣,切记行事有度,早去早回。”

    左耀卿大喜,当即便领命而去。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此番,一行人轻装简从,御剑而行,不过两日光景便抵达江州。

    左耀卿顺着剑气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妖物的老巢原先郁郁葱葱的青山早已被蜿蜒的岩浆覆盖,只见熔岩未见土壤,周遭寸草不生、灼热难耐。

    师弟们的修为尚不及他,到了近前自然有些畏缩,左耀卿却丝毫不惧。

    古书云:“有鸟焉,其状如袅,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顒,其鸣自号也,见则天下大旱。”

    顒鸟被惊扰,头部的人面愈发狰狞丑陋,叫声尖利刺耳。他提着剑,负着弓,不顾周遭灼烈的火焰,当即与那妖物拼杀起来。

    修仙世家子弟通常以法术见长,可左耀卿的剑术也十分精湛。他自小生于绮罗,却从不沉湎其中,反倒逼迫自己日日苦练。此番对战,他丝毫不显颓势,竟很快将那顒鸟重伤,几欲逃走。

    “师兄它要逃”

    其余人一边大喊,一边捻诀施法,意图阻拦。可惜顒鸟顷刻便振翅而飞,带起一片浓密火海,将他们尽数掀翻在地。

    想跑左耀卿眸中厉色乍现,出手更加狠辣。他反手抽出数箭,对准了那张人面,肩腕发力,满弓而射。

    精铁为镞,若木为柄,白乌为羽。此箭有灵,寒芒一掠而过,四支箭矢稳稳地射穿了顒鸟的四目。

    终于,巨鸟一声凄鸣,自天空坠落而下。

    落地后,它庞大的身躯还在抽搐挣扎。左耀卿看也不看,大步向前,一剑便挖出了它心口的内丹。

    浓稠腥红的血溅了他一身,俊逸的面庞上也沾染了几滴,他却丝毫不在意。左耀卿看着手中的战利品,唇角微扬,那幅嗜血无情的模样倒教人有些不寒而栗。

    二公子不动手则已,一破杀戒便满身戾气,真真和朗月清风般的大公子不同。

    有人在心里暗暗感叹,却也不敢多嘴,诸人都围上去帮忙收拾善后。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一切比想象中还要顺利。顒鸟既杀,没了担忧,这群热血方刚的少年人自是不肯立刻回宗门去的。

    “整日在山中修炼,闷都闷死了听说人界趣事颇多,可供消遣的乐子也多,不如咱们再多留几日吧”

    “如此甚好来时,我见那江州之南的风景奇佳,何不前去赏玩一番倒也不枉我们千里迢迢来此一遭。”

    “江南水乡,秀丽婉约。眼下正是初夏时节,我自小长在北边,还从未试过泛舟湖上,遍赏芙蕖呢”

    众人聊得欢快,左耀卿却负着手,一言不发。

    他实在对这些“风流雅事”无甚兴致,只是若此刻出言阻拦,未免显得太不近人情。这些师弟往日便与他关系颇好,何必扫大家的兴。

    左耀卿静静站在一旁,面上毫无波动,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心中是多么快活。兄长十八斩虎彘,他十七杀顒鸟。兄长是少年英杰,可他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