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 第一百九十章:受伤(1/2)

    她睁开一双迷蒙的眼,正好撞进丈夫一双染了情欲的眸子中。

    抬起空闲的左手,从沿熟练地解开她的钮扣。

    “我困~”她下意识拂开他的手往旁边滚去。

    又被手长脚长的人呢捞回来:“你乖,忍一下。”

    “可是前天晚上我们才……”饶是已经云雨多次,她的脸皮还是十分薄。

    “你睡你的,我来。”他的手已经轻巧地将她的睡衣扣子逐一解开,露出云起不让写的那啥来!

    “灯~你把灯关了。”她磨不过,只好妥协。

    抽出手,从沿摸索着摁熄了灯,偌大的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让从是有了些许安全感。

    不消多时,两个人的衣物尽数褪去,黑暗的空间里渐渐发出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规律动静与喘息。

    后面出发前的两个晚上,尽管从沿回家得晚,但也要将妻子折腾一番。

    飞机在早上9点落地,从是已经约好了接应的车,她小碎步走在前面替仝茹开了车门,两个人先直奔酒店放好行李再去拜访厂商。

    崖城是工艺品之都,她们未来要上新的产品包装要采用中国元素,所以这一程主要是从五间筛选出来的厂商之间最终敲定一个。

    因每一家工厂距离都数十公里,两个人在路途上花费的时间就不少,每到达一个地点,由着对方接待、寒暄半小时,再领去工厂流水线。

    回到酒店,当晚就要整理好今日所挑选出来的样品,对比每一个样品与工厂之间的利弊,写下计划书、说明书、方案,届时还要翻译成乌尔都语给巴基斯坦公司发去一份。

    所以这三四天的行程对第一次出差的从是来说并不轻松。

    第三天傍晚,二人准备走完第四家厂商,由着副厂长送出门,一路上相谈甚欢,仝茹的手机响了起来。

    对着厂家的这几位说了声抱歉,她走开些接电话。

    徒留从是一个人面对三个人,有些不知如何应对,只好微笑着道:“几位就送到这里吧,样品给我就行。”

    副厂长很和善热情:“不要紧,东西重,还是让阿华帮你们拿到车上比较好。”

    她只好跟大家继续等待着,看了看数米外的领导,对方电话讲得专注,偶尔伴随一些手势。

    片刻后,听得轰鸣的摩托车声,几人都下意识看去,只见从厂区里面飞驰而来一辆摩托车,摇摇晃晃的不知发生了何事。

    从是等人慌忙闪开,那驾驶摩托车的人面色驼红神志不清,径直地朝仝茹冲去。

    “仝姐!”她惊呼出来,可谈事情谈得专注的当事人对外界的接收能力变得迟钝,等发觉异样声响并转头时,只瞧见一辆急速冲来的摩托,下一刻,人已经被另一道力量狠狠推到另一边。

    摩托车从她身侧飞快擦过,然后撞上前面一株绿化树,人车在空中甩出一个抛物线,最后相继落地,摩托车轮还在不住滚动。

    那些人都看傻了眼,数秒过后才反应过来,第一时间一窝蜂地涌向仝茹。

    她被几个人搀扶起来,手腕骨扭到,皱紧了眉忍着痛,一脸担忧地去看刚才把自己推开的人:“从是。”

    被甩飞的从是艰难地靠自己坐起来,手掌心磨破了一层皮,淡淡的血混着沙子一块渗出。

    这才有一个人去看身份低微的她,另外两个则是将仝茹搀扶过去,副厂长又叫来人去看那个开摩托车的。

    他们想将从是扶起来,可发觉才拉着她动了动,立刻就引起当事人冷汗直冒的连声制止。

    “怎么了?”仝茹忧急。

    从是一张脸疼得白了又白:“脚动不了。”

    副厂长紧急安排:“我们先把你们送医院,至于这个人,我一定尽快查清楚缘由给二位一个交代。”

    两个人被送往医院,仝茹的伤势轻,就腕骨扭了一下有点擦伤,绑了一圈绷带。

    从是要严重些,扭到的是脚踝,到医院时已经肿得老高,打了石膏,两只手掌都有擦损,清洗消毒后给贴了绷带。

    副厂长怪责自己这事责无旁贷,安排了人为她们跑前跑后并要求住院,仝茹只让了从是住一天晚上看看情况。

    但从是自责因自己耽误了后面的进程:“其实我不用住院。”

    仝茹不容她拒绝:“明天还剩最后一个厂商,我自己会去,你的脚也走不动,在这住一晚看看情况。”

    又继续道:“我回酒店整理一下今天的样品,晚点给你带换洗衣物过来,晚餐要吃什么微信跟我说。”

    “不用了仝姐,我将就一晚就行。”她怎么有那个脸叫领导跑腿。

    “你因为我受的伤,而且这人生地不熟,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

    “那好吧。”她不得不答应。

    副厂长开的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