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风水大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风水大师: 捆仙绳(1/3)

    柳建东瞬间无法控制情绪,他一个箭步冲过来揪住我脖领子,我的手本来就被反剪在身后,他这一冲撞我身形晃了晃,差点没摔倒。

    瘦高个扶了一下我胳膊,我这才稳住身形。柳建东一双眼瞪得老大,朝我狂呼乱叫,“你说谎老子说了别和老子耍花招,老子走江湖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呢”

    我气定神闲,“我没骗你。”

    柳建东怒目,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他就那么狠狠地瞪着我,也不知过了多久,手上的力气一松,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他缓缓地蹲下去,圪蹴着,突然双手捂住脸低低地哭出声来,“还有什么用呢,还有什么用呢。都怪我,丝丝,都怪爸爸,都是爸爸的错”

    他梦呓般喃喃不停,瘦高个一个眼色,灵堂里的打手们都悄悄退出去。一时间这灵堂只剩下我,柳建东,瘦高个三个人。

    我耐心等着柳建东哭完,才叹口气,说道:“我没必要骗你,但你有事瞒着我。”

    柳建东拿开手,他早已不再年轻的脸上如今满是泪痕,那张脸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他呆呆地看着前方某一处,目光没有聚焦。

    “前天晚上因为彩礼的事我们爷俩又吵起来,那丫头就是犟,我都告诉她了,男方钱不出到位结婚以后不会珍惜她的,可她就是不信,偏要和我争。我一气之下就甩了她一耳光,然后她就跑了,她跑出门的时候还穿着睡衣。现在这天气晚上多冷啊,那孩子,那孩子她妈死得早,臭脾气都是被我惯得。”

    他语无伦次的说着,抽了抽鼻子,“我原来就是个包工头,常年在外没时间回家,对她的关心不够。我以为我用钱就可以补偿她,她从小到大只要张嘴要的,除了天上的星星我摘不下来,其余的我都尽量满足她。可我不能让我的孩子结婚以后跟着穷小子吃苦啊。”

    “丝丝长这么大,前天晚上是我第一次打她。她当时都被我打懵了,醒过味儿来就跑了,我也出去找了,可是没找到。后来我寻思她一定又跑去找她那穷鬼男朋友去了,当时我也是生气,寻思怎么着今天正日子她也得回来。”

    “可是第二天我给她打电话,她电话就不通了。我给她男朋友打电话,他说丝丝没去找过他,我这才慌了。我派出好多人找,到处都找不到,就在我急得准备报警的时候,她自己又回来了。”

    “回来了”我问。

    柳建东目光转向灵堂正中摆放的那口棺材,“是啊,我以为事情就这样了了,我看她脸色不好寻思着一定还在生我那一巴掌的气,也不敢多说多问,就让她去休息了。但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怎么个不对劲”

    “具体的我也说不清,直觉吧,你也知道为人父母总会有种特殊的直觉,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感觉得出来。”

    “你的意思是,昨晚回来的不是您女儿”

    “是这个意思。可无论外貌身形甚至行为习惯,都是她,但我就是觉得不对劲。”

    我被他绕晕了,但有一点可以得到解释,前天晚上我在木偶大军里看到的那个穿着睡衣的十七八岁姑娘是真的柳丝丝啧,这么说,昨天回来的是假的柳丝丝那么棺材里躺着的这个,是真的柳丝丝还是假的柳丝丝

    “快快快,给我解开。”我脑袋里灵光一现立刻急了,一叠声喊着,反剪在身后的手拼命挣;瘦高个看向柳建东,柳建东犹豫了一下。

    我急得嘴都瓢了,“棺材里,棺材里的不是柳丝丝。”

    话音未落我就听到一股风声,那风声极轻,但是灵堂里的日光灯竟随着那风声,灭了。

    这殡仪馆不止一个灵堂,可是这阵微风之下,所有灵堂的灯都灭了。守灵的人们同时发出惊呼,走廊里一片嘈杂。

    而我正处在绝对的黑暗中,就连照片旁边摆放的两只长明灯都灭了。在绝对的黑暗中我听到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声响,接着就觉得一阵劲风扑面而来,那劲风夹杂着刺鼻的臭气,差点没把我顶个跟头。

    我去,快把我放开啊

    我头脸上立刻布满汗珠子,这劲风来得太急,眼瞧着就要到我面前,我手被捆住,暗骂声柳建东你害死小爷我了,脚底下“蹬蹬蹬”后退四五步,同时腰往后一仰,那股劲风贴着我脸皮堪堪过去,然而我来不及做出更多反应,那劲风又从我身后折回来,二度对着我扑将上来。

    丫的没完了,逮着一只羊薅羊毛,这也太没江湖道义了。我嘴里骂骂咧咧,身子左躲右闪压根停不下来。然而那劲风和我就像磁铁的正负两极,竟然就认准了我,招招式式都是奔着我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我毕竟手被捆住术法受制,而且我体力并不是很强,这十几招下来我就觉得肺子都要炸了,嗓子眼那口气眼瞧着就要提不上来。

    而劲风又一次扑向我,我脚底下慢了半分,一下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