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在年代文里反套路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在年代文里反套路: 第 5 章(1/2)

    “小朋友,你有没有看过山海经”韦霆看向熊孩子:“里面有一种怪物,就喜欢吃总是欺负人的孩子,怪物会用锋利的指甲把人的头皮划破,就像剥桔子一样,刺啦、刺啦”

    林宣怔怔地看着韦霆,她以为似他这种肃敛之人在教育方式上可能会选择普法,没想到却是

    若是换做一般人,熊孩子未必会相信的,偏偏韦霆一本正经脸,自身冷肃气质的加持下,再加上他又说的生动详细,林宣都能在脑海中想象出吃人的画面了,更别说那个熊孩子了,更是一脸煞白之色,惊惶地看向韦霆,在其说到“咔嚓咔嚓”生啖人肉时,“哇”的一声直接哭出声来,转头跑回家了。

    妇人见状正欲开骂,对上韦霆眸中的锐冷后,顿时如同被寒霜击过,最终只嘟囔了一句,也转身去追自家孩子去了。

    许是见吴忧也被吓到了,只是往林宣身后躲,韦霆便上前,摸了摸他的脑袋,就在林宣以为,他会解释刚才那些话的真实性时,就听到他的声音平静响起:“我从不说谎”

    林宣:“”

    好在,他紧接着又说了句:“我只会说故事。”

    对林宣一点头后,韦霆就要离开,似乎刚才的举动只是举手之劳,但毕竟是帮林宣解了围的,想到上次罗绪买的小糕点,林宣脱口而出:“我最近做了款新品,但是不清楚味道怎么样,能麻烦你帮忙试吃一下吗”

    韦霆停下脚步,几乎没犹豫地转身再次对着林宣一点头,算是应了。

    林宣顺势商量:“那明天我下班的时候,厂门口见,可以吗”

    韦霆仍是点头,后阔步离开。

    此事虽暂时结束了,想到加冠在自己身上的“灾星”之名,书上并没有对于此事的介绍,林宣却总觉得,或许事有蹊跷

    根据原主的记忆,她只知道自己父母原本是涂料厂的职工,之前有段时间突然就不去上班了,而之后的没多久便过世了,至于这其中的始末,许是原主以前性情过于怯懦,生活过于封闭了,对此是不清楚的,林宣便问汪娟。

    汪娟一声叹息:“姐姐和姐夫身体一直不好,都是病逝的,而他们的身后事都是婷婷妈帮着处理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似是想到什么,她又道:“所以你白天真不该对婷婷妈那样的,她怕是要怪罪上了。”

    若是不清楚李母为人,林宣此时或许会觉得愧对,但是眼下她对李母性情再清楚不过了,正因如此,她才更觉得事情古怪,李母会那么好心帮着处理邻居的后事

    林宣眸光渐深,这事她势必会调查清楚的。

    许是被欺负怕了,吴忧现在对上学也产生了抗拒,林宣便提出每日会接送他上学,这才微微安了小家伙的心。

    汪娟得知林宣现在在厂里工作,出于亲情,也是出于眼界,她没有和一般人那样,让其一定要抓住这个铁饭碗,而是想让其也继续上学,毕竟上学等于出路几乎是铁证了。

    林宣想到自己前世因为病情未完成的学业,眼下这个可以弥补遗憾的机会,为何不抓住

    再者,本地最好的高中县高中就在吴忧所在的县小学的旁边,届时也方便她接送吴忧啊

    林宣便没有犹豫,直接对汪娟说了想上县高中。

    林宣之前成绩不错,但因性情问题之前在学校受排挤,再加上父母去世后便如同没了主心骨,一直极度自闭,这才高中没毕业便辍学了。只是方圆百里都首屈一指的县高中又哪里是那么好进的。

    不过见她有这个想法,汪娟还是欣慰道:“小姨会想办法的,那你最近也要好好复习课本。”

    林宣自己也知道要进县高中不易,晚上在汪娟家吃了晚饭后便立刻回家,准备翻出以前的课本,重振旗鼓

    途中路过吕岩的家时,却碰到了他那个酒鬼父亲又在动手打他,问他要钱。

    说起来吕岩的身世也是悲惨,他妈妈就是被他爸爸给打跑的,爸爸又不务正业,整日里酗酒,一直靠着尚未高中毕业的吕岩赚钱养家。

    这种冷血又吸血的父亲会受人尊重更何况他还是在施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在吕父直接用皮带狠狠抽了吕岩一下,若非后者抬手阻挡的够快,否则那触目惊心的伤痕就要落到他的脸上,而并非是手臂上时,吕岩终于忍无可忍,正要还手将其推开时,一直在旁只是嘴上劝阻吕父的李婷婷却上前拉住了他,仿佛吕岩是在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你怎么能还手呢他毕竟是你爸爸啊而且他现在是不清醒的状态,你就更不能还手了啊”

    林宣问号脸

    exce

    不还手,不自卫,这是要等着被打死么难不成吕父把吕岩给打出个好歹来,等他清醒之后,就能被认为在不清醒的时候施暴,而且老子对儿子施暴,这就是无罪的了

    最重要的是,这吕岩被李婷婷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