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锦鲤大佬带着空间重生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锦鲤大佬带着空间重生了: 第379章 新的能力(1/2)

    文泽走回厨房,他们的第一次正面冲突是不是发生在这里?

    厨房的刀是小凤的,是不是小凤看见闯入者后试图从后门逃出去,但只逃到院子里就被凶手抓住?

    文泽开始一遍一遍巡视厨房用具。

    看到水池里的两只喝过红酒的杯子。

    他蹙起了眉头。

    灶台上的一只红酒杯里装了一杯红酒,看来似乎是倒好之后就没有人喝过一口。

    杯璧上没有沾染任何痕迹。

    他从口袋中取出一双手术用手套戴上,小心翼翼地轻触橱柜门的木质边缘而不是金属质把手,将橱门打开来,柜子中有一瓶开口的红酒。

    她曾经在厨房中倒了一杯红酒,她倒了一杯红酒之后把红酒瓶放回了柜子里。

    通往客厅的门就在她右后方。

    文泽模拟她的动作,倒了杯假想中的红酒后站立不动。

    按照杯子在橱柜上的位置看来,她应该是站在这个位置的左边。

    就在她把红酒瓶放回去的时候,她看到了闯入者,红酒瓶子表面看起来像是一面镜子。

    文泽微屈双膝,把自己的身高调整到大约符合小凤身高的程度,开启的门口映现于酒瓶上。

    她根本没来得及拿起那杯刚倒的红酒,看见闯入者的影像后她立即转身,可能以为自己的助理忘了带什么东西而回来拿。

    发觉到自己判断错误时,凶手已经来到她面前。

    她站在厨房中时应该不是没穿衣服的,虽然文泽这个老资格的警察知道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那只是他的另一个第六感。

    无论如何,凶手结束杀戮时,她是没穿衣服的,而且残杀刚开始时也有可能是没有衣服的。

    她可能在利刃的威胁下被侵犯,地点或许就在这里内。

    没有显而易见的证据,但是并不代表她没有遭受侵犯,经过如此长的时间及激烈的挣扎,唯有法医才能下达确切的判断。

    更何况,一些侵犯者经常不留下痕迹,侵犯也许不是他们的目的。

    也许只是临时起意。

    侵犯之后他开始动用刀子,在此之前满怀恐惧的她或许还寄希望有完事后,他就会放她一马的希望。

    当他开始对她挥舞刀子侯,她知道他打算要她的命,开始为求生而挣扎抵抗。

    她曾一度逃脱,但是也许有可能是他故意让她逃的。

    就像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样,在再度抓住她之前给她逃生的希望。

    他在将她逼进院子之前究竟玩了几次这种游戏?

    她当时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

    凶手是否将她的衣服当作战利品带走?

    “怎么了?”

    站在门口的小刘问道,他的目光强烈地集中在文泽身上。

    这么多年的合作,他们彼此有默契。

    文泽抬起头来。

    “她的衣服在哪里?”他问道。“当时她穿什么衣服?”

    “或许那个四六分知道。”

    小刘消失在客厅,片刻后再度出现。

    “他离开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家居服,他说衣服是格子的,红底蓝格子。”

    他们开始寻找失踪的家居服,令人惊讶的是一下子就找到了。

    文泽打开了遮住洗衣机的那扇门,看见了折得整整齐齐的家居服被放在洗衣机上,一只装满衣服的洗衣篮顶端,衣服上沾染些许血迹,但看不出曾浸于大量血液中的迹象。

    不,凶手持刀发动攻击时,她并未没有穿着家居服,衣服可能早被脱下来弃置于地上,被喷洒而出的鲜血染脏了一些。

    文泽直盯着衣服瞧。

    “侵犯杀害她之后,那个混蛋竟然将她的衣服放进洗衣机?”

    “侵犯?”

    小刘问道。

    “我敢打赌有。”

    “我没碰触门把,或许小王会找到指纹,他并没有在窗户上找到任何指纹。”

    文泽那不祥的第六感更加恶化。

    “恐怕我们到头来什么也找不到。”

    他沮丧地说道。

    这个混蛋很聪明,聪明到让人胆寒。

    …………

    罗似锦回到派出所一直都觉得虚弱、疲倦。

    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

    所长和师父都让她回去休息。

    她没拒绝。

    骑着自行车,罗似锦感觉浑身发软,一路上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

    回到家里倒头就睡。

    姚三妹和罗建华不知道发生的事情,还以为女儿累了。

    罗似锦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