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在逃生世界开天眼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在逃生世界开天眼: 二维世界(1/2)

    婉清走出来,入眼一片白光。最先看到的就是一个巨大的青色楼梯口,坐落在不远处。如玉般璀璨耀眼,叫人心生向往

    “啊”一声尖亮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婉清转过头看向女孩,女孩身体怪异极了,整个身体仿若被压成一张纸,在瑟瑟抖动着。

    随着白色光亮的闪烁,一个脸上带着丝丝血迹的男人走进来,他环顾一圈,诧异的看向婉清和女孩,又低头瞅一瞅自己的身体。

    “怎么回事该死。”他走了过来。女孩随着他的靠近身体越发不受控制的颤抖,又有几人从后面赶来,都是薄如纸片的身子。

    一个走路稍慢的老奶奶,一个发福的中年人,一个带着眼镜的小男生。

    婉清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众人,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戴眼镜的小男生看了看大家:“我们怎么都变成纸片人了”说着抖动抖动自己的手,发出沙沙的声音。

    大家互相看了看,那个发福的中年人站出来,微笑着看着大家,由于纸片人的缘故,隐隐显着狰狞。

    他摸了摸领带说道:“各位先自我介绍下吧,我是叫赵友强,不知道为什么就就来到这个地方,各位有什么奇怪的经历吗”

    带着眼镜的小男生鼓起勇气说道:“我叫周志阳。因为和父母吵架,想不开从楼上跳下去了,之前听到一个声音说什么欢迎来到它的领地,结果一睁眼就来到这里了。”

    老奶奶佝偻着腰神色复杂看了小男生一眼:“这瓜娃子,小小年纪有什么想不开的,你父母没了你可怎么活。”

    小男生周志阳鼓起嘴头一瞥,再扁扁嘴道:“没了我,他们更开心。”。

    婉清有些意外,跳楼自杀来到这里的身上怎么一点痕迹也没有第二个男人身上脸上都有血迹。

    发福男人出来打圆场:“婶子,你是怎么来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老奶奶看向男孩子叹了一口气说:“老婆子我叫张春,我家老头子走了之后,身子骨犯了毛病,不愿意拖累儿女,自个儿喝了耗子药去了,就来到这儿了。要我老婆子说啊,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不定这是上天给的考验,让咱们去享福。”

    脸上带着血迹的男人身子一愣,紧接着咽了口唾沫:“我叫胡春宝,是是喝多酒死的。”

    婉清上下打量了一眼,略微思索就知道这个男人说了谎。喝多酒的人一般都是被呕吐物呛死的,且不说身上一点污秽的痕迹没有,就是这脸上的血迹都在说这个男人在说谎。

    婉清暗自翻了个白眼说道:“我叫婉清,学业不顺利跳楼了。”

    婉清撒了慌,自己可能是猝死,但和别人自杀的方式不同,说不定会被暗中排挤。

    众人看向了那个还没有说话的小姑娘,她看见所有人都看向她,打了一个哆嗦,抖着声音说:“我叫韩萌萌,在参加漫展的时候被几个不知道从哪来的歹人乱刀砍死了,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想回家。”说着开始独自抽泣。

    这有一个他杀的人来到这里,婉清并不是一个特殊的死法。

    在经历了这些之后也没有人会觉的这是在做梦或者恶作剧,一切都太过真实。

    发福男人走过来“我们现在都变成纸一样的东西,现在大家有什么想法。”

    小男生周志阳小声嘟囔了一句:“当然是逃出去。”

    发福男人听见这句话看了小男生一眼:“周围都是一模一样的有气流一样的白色隔面,只有在前面有一个楼梯,我们走过去看看什么情况。”说着向前走去,众人也跟着走上前。

    婉清打量下一片白光的四周,除了远处巨大的青色楼梯,没有其他标志的东西。摸了下地面和之前类似的柔软的隔面,薄薄的手掌边缘可把地面割开一个缝隙。除了这些目前并没有什么别的线索,就跟上了众人。

    众人不吭声往前赶路,走了许久,一路上白茫茫的毫无变化。远处的楼梯口还在前面,位置丝毫没有变化。好像众人都在原地踏步,一切白光照旧,周围的景色没有任何变化,烦躁的情绪在心口蔓延。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脸上带着血迹的胡春宝产生了不耐,其他人脸上越发的颓唐。

    老奶奶摇头看四周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是不是鬼打墙,老一辈的人说过,有小鬼蒙住了眼睛,人就原地打转走不出去。”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众人打了个哆嗦,女生韩萌萌用薄薄的双手搂住自己,强忍恐俱。

    发福男人嘴角的微笑有些坚持不住,看向老奶奶,面色有些凶恶的问:“走了这么久为什么不早说有什么法子”

    谦和的形象被发福男人撕开一角,随着扭曲的白光逐渐裂开。白色的环境下,阴暗的心思陡然升起,高高的挂在胸膛上和周围的颜色形成对比。

    “把眼睛闭上,小鬼就挡不住了,这样看看能不能走出去。”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